2019上半年艺博会总结:从这些销售现象中你看出了什么?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若您希望在您的线上或线下出版物转载我们的文章,请扫下方二维码联系我们。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若是说今年国内的春季拍卖表现不甚明朗,反观艺博会方面,却是清一色的捷报连连。已结束的香港巴塞尔、Art Chengdu、艺术北京和JINGART的销售表现均反响良好,令人惊喜。



人气最旺的一季

国人艺术参与度提升 

 

今年上半年艺博会的热度可谓盛况空前。为期五天的香港巴塞尔,吸引了8.8万人前来参观,创下该艺博会的新高,比去年12月巴塞尔艺术展迈阿密展会的创纪录人数还多出5000人;“艺术北京”参观人数更是达到12万人次之多;只有第二届的Art Chengdu参观人数也达到5.8万人次,相比首届3.2万人次,增长了45%,成长快速;同样是第二届的JINGART,参观人数也从首届的近万人上涨到2万余人。这些表现意味着国人的艺术参与度正在迅速提升。

 

▲2015-2019年香港巴塞尔艺博会参观人次变化,数据来源:巴塞尔艺博会官方数据

 


高价作品减少

收藏投资转向消费市场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香港巴塞尔艺术展近100家画廊成交总额超过1亿美元,其中销售额排名前十的画廊总成交额超过4000万美元。虽然从总成交额上来看,这一成绩相对往年持平,但与千万级高价频出的2018年相比,稍显逊色。2018年,由LévyGorvy画廊带来的威廉·德·库宁的作品《无题XII》以3500万美元售出,而今年最高价作品是由白立方画廊带来的安迪·沃霍尔的作品《Campbell’s Elvis》,售价仅为285万美元。


▲由白立方画廊带来的安迪·沃霍尔《Campbell’s Elvis》,售价:285万美元

 

据香港巴塞尔画廊销售不完全统计,从单件作品销售价格来看,绘画类作品价格在5000-285万美元不等,主要集中在60万美元以下的区间;雕塑与混合媒体类价格在1-60万美元不等;摄影、印刷作品和纸上作品类价格在1-45美元万区间。价格普遍适中,这正验证了前几年的风向推测——艺术市场正从收藏、投资市场转向消费市场。

 

这一表现在Art Chengdu、JINGART和艺术北京的销售上也均有反映出。本届Art Chengdu在高价作品成交情况方面,与市场顶峰时期相比有所回调。统计到单价最高的作品来自桃花源售出的DBCW的一件大型定制装置作品《YU》,价格为68万元。


▲由桃花源艺术中心带来DBCW的作品《YU》,10版,售价:68万元


纵观销售数据,30万这一价格标准已经代表了本届Art Chengdu较高的购买能力。许多画廊带来的过百万尖货在最终结果中均未见其成交。比起高价,Art Chengdu主要胜在成交率与作品成交数量上。本次Art Chengdu画廊成交率接近90%,展出作品约1000件,销售作品总数量超过500件,作品均价在:8-10万之间。

 

JINGART方面的销售情况与ArtChengdu类似,VIP首日售出作品在200件以上,总成交额预计超过2000万元,约四分之一画廊总成交额超过100万元。从单件作品来看,不乏有100万元以上的作品被售出,但主要成交作品价格集中在10万以下及30万左右这两个区间段,略高于Art Chengdu的作品平均售价。

 

▲由大未来林舍画廊带来的赵赵《桃子》,售价:30万元

 

艺术北京方面的数据同样也指向大众艺术消费观念的持续升温。现场购买3件以上作品的买家比例增长15%。3-5万元的售价最受欢迎,设计品类中的家居产品、装饰性雕塑、珠宝最受青睐。


 

内地艺博会在地性特点凸显


据观察,内地的三家艺博会在地性特点愈发凸显。

 

Art Chengdu上,川籍艺术家成为多家画廊的主推对象。不仅是四川本土画廊,其他地区的画廊作品名单也有不少川籍艺术家。并且,川籍艺术家在成交高价上也体现出一定的优势,榜单中一半左右为川籍艺术家。值得一提,进入榜单的川籍艺术家,许多并非我们熟知的市场高价代表人物。如师进滇、魏葵,在之前其他地区博览会上都较少出现他们的身影。

 

▲2019 Art Chengdu成交最高价TOP10,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9 Art Chengdu最受欢迎艺术家TOP10,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而在艺术北京上,销售最好的画廊TOP10榜单中,北京地区画廊占到了绝对优势,十家画廊中70%来自北京。前三分别为:方圆美术馆、亚洲艺术中心、艺·凯旋画廊,这三家的销售总额合计就已超过900万元,占据本轮销售的主要份额。榜单中的宝甄艺术与康德美术馆销售以经典艺术为主。


▲2019艺术北京销售最好的画廊TOP10,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此外,双城艺博会ART021&JINGART的创始人应青蓝在接受艺术市场通讯采访时也表示,“JINGART与ART021都非常强调本地性,在北京和上海我们也都非常重视推广本地的艺术家。即便是做到现在规模的ART021,本土画廊的数量都还要占到60%,超过西方画廊比例。我们希望可以提供一个开放的平台,给大家创造相互展示,相互学习的机会;北京也是如此,JINGART的国际画廊比重只占到30%,特别是在北京,因为考虑到综合性的地域特色,国外画廊比重会比上海还要低。”可见,在做本土艺博会上,大家都有着相对的共识。

 


北京市场偏爱台湾画廊


今年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现象:除了北京本土画廊之外,台湾画廊均有相对不错的表现。

 

本届艺术北京上,台湾画廊是除北京本土画廊外另一大销售主力。十家画廊中有三家总部位于台北,分别是:亚洲艺术中心、平艺术空间、秋刀鱼艺术中心。

 

JINGART上也显现出同样的风向:台湾地区的画廊在VIP首日的销售中表现出显赫的战绩,所有的画廊都取得了很好的销售,且大部分成交额超过百万元。


▲由耿画廊带来的薛保瑕《嫁接之间》,售价:64.6万元

 

这些台湾带来的作品主要以二十世纪大师及华人艺术家为主的作品。这或许将成为北京地区的另一口味倾向。


本季的艺博会表现可以用“热闹”二字来概括。积极的购买力和剧增的参观人次都反映出前几年艺博会所做的艺术普及已初见成效。从销售表现来看,艺术投资收藏转向艺术消费的距离已不远。此外,Art Chengdu让我们看到了本土艺术市场的崛起,大众艺术品消费时代即将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