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谈曼谷艺术双年展首席执行人Apinan Poshyanada教授:从“超越极乐”到“逃离路线”



与Apinan Poshyanada教授的见面在上海西岸艺术中心。11月8日下午,他与他的团队抵达这里,为2020年10月10日至2021年2月21日举办的第二届曼谷艺术双年展“逃离路线”的新闻发布会提前做准备。




16361573208999_.pic.jpgProf. Dr. Apinan Poshyananda, Chief Executive and Artistic Director, Bangkok Art Biennale




从2018年的“超越极乐”(Beyond Bliss)到2020年的“逃离路线”(Escape Routes),两届曼谷艺术双年展的主题皆极度吸引人,仿佛是两款紧张刺激的电竞游戏,或者两本等待被翻开的假期攻略——对曼谷这座世界“度假村”的绝佳概括。而事实上,曼谷艺术双年展在丰富泰国旅游业的多维性上的确大有贡献。




当然,双年展于这座城市而言,也远不止多了几场逍遥极乐的上流派对那么简单。与Apinan教授详谈后我发现,这场“逃离”更是一场分量沉重的集体反思。艺术为这座城市的客人准备了一个获得真正意义上的“逃离路线”的机会——在焦虑、矛盾、破碎、冷漠的世界面前,艺术实践里的冥想、沉思、仪式、治疗和表演构成希望与乐观的本质。




曼谷艺术双年展在东南亚地区是一次颇具先锋性的尝试。曾在泰国文化部担任终身秘书长的Apinan教授告诉我,泰国当代艺术景观,尤其是艺术市场领域,尚缺乏完善的体系。因此以“学术先行”为纲的曼谷艺术双年展也希望通过上海艺术季的国际影响力,聚焦亚洲以及全球各地的目光,共同探索区域潜能。




除了专访内容之外,我们在文中穿插了2018年第一届曼谷艺术双年展的部分参展作品,便于您了解主题的延续性。文末并附2020年第二届曼谷艺术双年展率先公布的16位艺术家参展名单。




Soaked-Dream.jpgFiroz Mahmud
‘Migrational Craving [Exodus 1=1 bMt]’, 2017/8
(Part of Soaked Dream project, ongoing project since 2008)
Bangkok Art and Culture Center (BACC), Bangkok
1st Bangkok Art Biennale, Bangkok, Thailand (19 October to 3 Feb 2019)




当代语境中频繁地出现“逃离”这个词,您觉得人们在“逃离”什么?




Apinan教授:我们生活在的一个支离破碎的新时代。贸易战、网络攻击、移民潮、未解决的领土争端、种族主义和恐怖主义,造成令人难以置信的破坏。欧美陷入各种复杂的困境中,而中东、南美、亚洲和非洲的局势也并不乐观。




S__18612228.jpg
Kamol Phaosavasdi (Thailand)
‘Sweet Boundary: In the Light Tube’ 2018
site-specific installation
2 x 12 x 2 m.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随着“一带一路”政策的践行,中国日益强大,而地球另一端的特朗普政权也喊出“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当一股新兴力量对既存霸权的地位构成威胁时,无法避免的冲突必在暗流涌动。正如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Allison)在其专著《注定来临战争:美国和中国能否避免修昔底德的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中描述的一样,不久的将来人类世界将面临种种厄运和忧虑。



10-12-2018-4-27-28-PM.png


Gauri Gill (India)
‘Acts of Appearance’ 2015
size variable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您说的是政治和社会层面上的冲突所带来的灾难、危机和焦虑,那么个人层面的困境是否也普遍存在、从而成为当代艺术的重要母题?




Apinan教授:嗯,我想个体层面对逃离的强烈渴望也从未缓和。而且现在我们比过去有更加纷繁的方式、在或浅或深的程度上实现“逃离”。旅行、移民、整容、变性……人们逃离工作、逃离身份、逃离身体、逃离性别,而归根结底是在逃离自我。




545.jpg
Eisa Jocson (The Philippines)
‘Becoming White’ 2018
performance and mixed-media
size variable




那么您如何看待将“艺术”作为逃离的终点呢?您认为艺术能为这些问题提供解决方案吗?




Apinan教授:我们希望通过艺术来寻找走出这场灾难的方法。不管是什么国籍,艺术家们所面临的处境与所有人一样。尽管环境让人沮丧和悲观,艺术家们仍在充满障碍的迷宫般的道路上前行。某种程度上,他们的逃离路线也让我们意识到了充分性、可持续性和包容性。这是一种对更美好的人类和爱护地球的渴望。艺术家们希望解决诸如环境破坏、污染、社会保伦、性别、移民以及政治分歧问题。




尽管有些人认为艺术不是一门实用的学科,但我始终坚信她的力量。事实上我们今天所面临的许多问题,都可以在艺术中找到可能的答案。当代艺术对材料、技术、数字化的探索切实地影响着我们的生活方式。艺术实践的开放性和思维性,艺术家的好奇心、想象力和创造力,也在构建现实的过程中起到了与众不同的作用。




no-7-8M-breathing-flower-1160x653.jpg
Choi Jeong Hwa (South Korea)
“Happy Happy Project : Breathing Flower” 2016
( 808 Chinese Characters )
inflatable flower , fabric, 4.5 x 8 meters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如何理解主题中的“路线”一词,双年展将侧重于以历史的和地理的维度来讨论艺术史中的“逃离”母题,还是以类似行为学、社会学的视角研究人们如何在艺术实践中逃离现实?




Apinan教授:如你所言,“路线”既代表着历史与地理,也象征方式方法。我认为这两个维度是交叉重合的。以“移民”母题为例,当一个项目研究艺术史中的移民母题时,它一定无法避免探讨人们与身份的和解或抗争,这便形成了对“逃离”的“方法”的研究。




1811040939230210.jpg
Jitsing Somboon (Thailand)
‘Paths of Faith’ 2018
installation/clothes made of micro poly fabric with silkscreen print, CNC cut on plywood sheets, and steel with white color
170 x 50 x 170 cm.
Art for sharing




我想如果把曼谷这座城市本身看成一件本土公民和外来游客共同完成的作品,那它将是“超越极乐”和“逃离路线”这两大主题的绝佳呈现吧?




Apinan教授:没错。曼谷是和上海类似的“文化熔炉”,各种亚文化团体、宗教信仰、政治力量在这里对话和碰撞。曼谷艺术双年展在整座城市的中展开:东亚公司大厦、黎明寺、帕彻独彭大寺院、帕荣寺、曼谷艺术双年展亭、曼谷艺术文化中心以及各大商场 。艺术将不同空间贯通起来,也将这些空间里的人贯通起来。
44779503_1105669072936327_5883394752094666752_n.jpg
Huang Yong Ping (China, France)
‘Zou You He Che’ 2005
mixed-media installation
7.5 x 2 x 3.5 m.
Private Collection




另一方面这座城市的面貌是我们构思主题的灵感源泉。在我看来,“度假村”的乌托邦之梦是空虚的。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有美酒、牛奶和蜂蜜,人们在这里相聚、晒日光浴,睡觉,逃避着尘世中的苦难。然而,这片梦幻的天堂也终究有其苦涩的一面。科技的发展让人们开始对奇迹的发生习以为常起来。对不朽的的幸福和永恒的超能力的追寻,往往让我们忘记自己在这个星球上是多么渺小。




1810291825130970.jpg
Nino Sarabutra (Thailand)
‘WHAT WILL YOU LEAVE BEHIND?’ 2012
125,000 unglazed porcelain, Dimensions variable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但撇开独特的旅游文化为曼谷提供的先天策展优势,在泰国举办一个年轻的双年展主要会面临哪些方面的挑战?




Apinan教授:泰国不乏优秀的艺术家和策展人,但艺术市场比上海发展得更晚。一级市场的游戏规则屡遭破坏,艺术家与画廊之间尚未形成长效的合作关系。而二级市场也存在混乱的幕后交易,根本问题在于各方并未能对艺术的价值形成共识,这不利于各种艺术实践的展开。无论是某些本土画廊二十年来近乎全程“做艺术公益”的坚持奉献,还是佳士得曼谷的办公室的业务尝试,大家从各种层面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值得庆幸的是,曼谷艺术双年展得到了东南亚本土和国际艺术圈协力支持。首先,我们有由泰特现代艺术馆资深策展人Sook-Kyung Lee教授、泰国皇家摄影学会主席Dow Wasikri、先皇技术学院建筑学院美术系副教授Wutigorn Kongka、前南阳理工大学新加坡当代艺术中心策展项目副主任Ong Puay Khim组成的曼谷艺术双年展策展团队。其次,塞尔维亚行为艺术家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ć), 日本森美术馆馆长南条史生(Fumio Nanjo), 纽约古根海姆美术馆亚洲艺术部深策展人亚历山德拉•孟璐(Alexandra Munroe)教授, 以及大卫•斯图尔特•艾略特(David Stuart Elliot)为我们提供顾问意见。




theduskofteheran1-1.jpg
Tao Hui (China)
‘The Dusk of Teheran’ 2014
single channel HD video, 4 mins 14 sec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能否为我们介绍一下2020年曼谷艺术双年展的参展规则?目前艺术家征集工作进展如何?




Apinan教授:我们将不设国家馆,由艺术家单独参展。第二届曼谷艺术双年展计划邀请75位艺术家。征集途径有以下三种:起先我提到的策展团队将在工作实践中寻找合适的作品,专家顾问委员会也将推荐部分人选,除此之外,我们也很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自主提交参展申请(详见www.bkkartbiennale.com),并在国际舞台上展示他们的作品。提交日期截止今年12月25日。




我们目前已经公布了16位参展艺术家名单。其中有来自英国的印度裔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泰国本土的Araya Rasdjarmreamsook,还有来自中国的陆扬和张克纯等。




2020年第二届曼谷艺术双年展首批参展艺术家名单




1. Anish Kapoor,英国
2. ArayaRasdjarmrearnsook,泰国
3. Bill Viola,美国
4. Julia Fullerton-Batten,美国
5. Leandro Erlich,阿根廷
6. MelatiSuryodarmo,印度尼西亚
7. Dinh Q. Lê,越南
8. Rirkrit Tiravanija,泰国
9. 陆扬,中国
10. 张克纯,中国
11. Nipan Oranniwesna,泰国
12. Ana Prvački,塞尔维亚
13. Thanet Aowsinsiri,泰国
14. BaatarzorigBatjargal,蒙古
15. Yuree Kensaku,泰国
16. Ho Rui An,新加坡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