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亚洲现当代艺术家TOP10拍卖报告


人物.jpg


随着亚洲拍卖市场的崛起,亚洲现当代艺术家越来越受国际艺术圈关注。本报告将由艺术家作品的成交额为基础,梳理出本年度在拍卖市场中表现最佳的亚洲艺术家TOP10。从他们的个人经历、创作风格、市场表现等来剖析他们大热的原因。

——《艺术市场通讯》编辑部


WechatIMG4518.png

1.jpg

赵无极是“留法三剑客”之一,留学巴黎后并长期定居于此。创作最初是以人物和风景为主的具象油画。1949年5月,赵无极在克勒兹画廊举办了巴黎的首次个人画展。他意识到西方绘画发展已达到一个必须突破的关口,于是他由保罗•克利(Paul Klee)的画得到启示,进入到抽象绘画领域,探索更多的绘画可能性,终于在中国水墨的渲染方法及空间观念中得到认识,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自1954年起,他的绘画转入抽象,浮动于虚无的空间和变幻的色彩之中。


赵无极被称为“西方现代抒情抽象派的代表”。其成熟期的作品反映了由对西方抽象艺术的热衷到从哲学和美学的高度审视下回归中国传统这条主线,其笔端自然流露出了几十年海外生活所理解和渗透的西方的浪漫主义色彩。

毋庸置疑,赵无极是市场中坚力量。2018年,赵无极凭借创作生涯中尺幅最宏大的作品《1985年6月至10月》以5.1亿港币成交,在刷新个人纪录的同时,问鼎亚洲油画世界拍卖纪录及香港拍卖史上成家价最高的拍品。2019年其作品总成交额虽不及2018年所创下的18.6亿人民币,但仍以13.9亿人民币,蝉联亚洲现当代艺术家年度拍卖总成交额的榜首。


1.1.png

赵无极个人最贵拍品:

《1985年6月至10月》

280×1000cm

1985年作,油画

HKD510,371,000

香港苏富比,2018秋拍


2019年赵无极成交率高达87%,在本榜单中位居第二。2015年是其市场低谷,成交率仅65.3%,之后逐渐回升。其成交率基本稳定在75%-90%之间。


十年间,赵无极71%的成交作品为版画,而该类型作品的单件平均成交价格仅在1.7万-6.3万人民币之间;96%的成交额则是由油画贡献,单件作品的平均成交价已超过500万人民币。

1.2.png



2.jpg

与赵无极类似,常玉也是留法艺术家中的一员。不同之处在于常玉并没有走上正统的“学院派”道路,而是去了截然不同的“大茅屋画院”,接触自由的现代素描技巧训练,实验绘画等新方法。1964年,常玉受到台北教育部的邀请,将42幅画作寄回台湾,并因为过世而使这些画作遗留在了台湾,成为之后台湾艺术市场会关注并挖掘常玉市场的契机。

常玉被誉为是“中国式的莫迪利阿尼”。其作品中比较多见的是花卉题材和裸女题材,这两类题材在常玉油画作品历年的成交记录中价格较高,很多代表性作品均出自这两类题材。

他是2019年度黑马艺术家。不受成交量下降的影响,总成交额较2018年上升了171%。接连刷新其个人最高成交纪录,个人裸女系列最贵纪录,个人花卉系列单位尺寸最高纪录(除山东春秋拍出的创作于1940年的《瓶菊》外)。其代表作《五裸女》以3.04亿港元成交,成为本年度亚洲现当代艺术品中最贵成交拍品。

2.1.png

常玉个人最贵拍品:

《五裸女》

120×172cm

1950年代作,油画

HKD 303,985,000

佳士得香港,2019秋拍

十年间,位于10万-50万人民币价格区间的作品销量最高,占所有拍品的49%;93%的成交额是由500万元以上的拍品贡献。此外,水彩与素描是其主要作品类型,占总成交量的79%;而油画作品仅占13%的总成交量,却贡献了高达94%的成交额。


常玉的油画市场流通量在减少,价格不断推高。由于其油画存世量少,据衣淑凡先后编撰的两册《常玉油画全集》统计,目前常玉油画作品的数量应在300件左右,其中200余件藏于私人藏家手中。而至今在亚洲拍卖市场中流通过的常玉作品为134件。滤掉重复交易,流通数量在100件左右。加之常玉油画资源极其有限,藏家惜售,因此剩余机会越来越少,直接导致了常玉油画市场价格的一次又一次推高。

2.2.png



3.jpg

奈良美智属于当代艺术中传统的学院派艺术家。高中毕业后曾进入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就读,在中途缀学后进入爱知县立艺术大学;之后前往德国,进入杜赛多夫艺术学院就读,并在那学习、生活了12年,使其风格渐渐走向成熟。

他是亚洲流行文化的输出口,也是伴随着日本一代卡通文化成长起来的艺术家。其标志性图像就包括头大大的小孩、洁白驯良的狗、以及身着绵羊装的儿童,这些形象又带有一种玩世不恭、叛逆却又动人的姿态,成功地引起了年轻人的共鸣,迅速风靡全球,被众多美术馆和艺术机构收藏。

奈良美智的作品符合时代对潮流文化艺术的需求。他在正确的时间以低廉的价格让世界上的艺术收藏家更容易的接近。其作品类型丰富多样,包括布面绘画、纸上作品、版画、小型雕塑、装置作品、手绘陶盘、衍生设计品等。满足不同类型、不同喜好、不同需求的买家群体。

奈良美智的作品市场价值一直呈平稳上升趋势。2019年是其有史以来的拍卖顶峰,比2018年的第二峰值还增长了近2倍。作品《背后藏刀》以1.96亿港元成交,使其成为日本单件作品最贵艺术家。


3.1.png

奈良美智个人最贵拍品:《背后藏刀》

234×208cm

2000年作,压克力布面

HKD 195,696,000

香港苏富比,2019秋拍

其2019年度的卓越表现,很大程度上归功于2018年的活跃:奈良美智30周年回顾展的举办、个人美术馆N'S YARD的正式开放,以及在香港巴塞尔同期佩斯画廊将奈良美智个展作为位于香港H Queen's新空间的揭幕首秀,接连重磅性的市场动态推动奈良美智的影响及热度迅速蹿高。


由于奈良美智多元创作的属性,其各类型作品在成交量上相差不大,版画成交数量略高于其他类型的创作;主要成交额由布面绘画贡献,占总成交额的72%。价格方面,1万-50万人民币区间的拍品销量最高,占总成交量的70%,也使更多人能拥有奈良美智的作品。


3.2.png




4.jpg

草间弥生是较早一批日本留美的艺术家之一。她毕业于日本长野县松本女子学校。在1956年移居美国纽约市,并开始展露她占有领导地位的前卫艺术创作。

草间弥生的创作类型丰富多元。她跨越多种风格,包括女权主义、极简主义、超现实主义、波普艺术、抽象表现主义等。创作类型涉及绘画、雕塑、行为艺术、装置艺术。1990年代之后,草间更是加入了商业艺术的领域,与时装设计界合作,推出带有其个人风格的服饰,并开始设计出多样的艺术商品。

女性艺术家的领军者。草间弥生十年总成交额共30.59亿人民币,是全球女性艺术家总成交额之首。2016年,《时代》杂志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名单出炉,艺术家仅草间弥生一人。2017年,草间弥生登上了个人拍卖峰值。2019年,其作品《无尽的网#4》以6243.3万港币成交,刷新其个人拍卖纪录。


4.1.png

草间弥生个人最贵拍品:

《无尽的网#4》

143.5×108.6cm

1959年作,油画

HKD 62,433,000

香港苏富比,2019春拍

她是在世当代艺术家中的销量冠军。90岁高龄的草间弥生仍在孜孜不倦的创作中。作品的流通数量惊人,且仍在上升中。2019年度其作品成交数量共计666件,十年累计拍卖成交作品已达5341件(含重复上拍)。


与奈良美智类似,草间弥生的创作类型亦丰富多样。1万-50万人民币区间的拍品成交数量占比最多。版画是其成交量贡献主力,占总量的49%;而成交额的80%则是由油画所贡献。


4.2.png




5.jpg

刘野的艺术轨迹也属于正统的学院派出生。1980年,刘野考入北京工艺美校的工业设计,期间他接触到了蒙德里安、立体构成、产品设计等,打开了新的视野,为以后的艺术创作埋下伏笔;1990年留学德国,于柏林艺术学院学习造型艺术;1995年,刘野回国,明经第画廊代理了他的作品,该画廊的老板吴尔鹿是国内重要的艺术推手,为刘野的国内市场的开拓起到关键性的作用。

刘野被媒体称为中国当代艺术“新F4”成员之一。他在“红色的中国当代”潮流之外,坚守对“传统美学”的深刻挖掘,同时运用童话的媒介、油画的技巧、西方大师的艺术语言,突破了西方人对东方传统唯美意象的距离感。他的作品可爱、明亮、卡通,同时具有超现实主义的意味,兼具装饰性和可读性,使其拥有更加广泛的市场。

5.1.png

刘野个人最贵拍品:

《烟》

178×356.5cm

2001至2002年作,油画

HKD 52,182,000

香港苏富比,2019秋拍

版画在刘野的艺术生涯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其上拍作品类型丰富多样,包括绘画、版画、雕塑、水彩、陶瓷等。版画成交数量最多,占总体的44.6%,其次是绘画,占比43.5%。高价拍品以油画为主。

近几年刘野的作品成交价涨势迅猛。2010年刘野拍出的作品平均价格是294万人民币,2011-2005年市场价格走低;至2016年,刘野作品市场出现回暖,并迅速攀升。2019年,刘野单幅作品价格已达636万人民币,比2010年上涨116%。其作品《烟》在今年以5218.2万人民币成交,刷新其个人最高成交纪录。


5.2.png




6.jpg

朱德群是著名海外华人艺术家之一,同时也是首个华裔终身法兰西艺术院士,与赵无极并称“留法三剑客”。1955年移居法国。翌年,朱德群在巴黎市立美术馆看到尼古拉·德·斯塔尔去世一周年回顾展,就此走入抽象艺术领域。

朱德群完全打通了中西抽象与具象的界限。其绘画风格同时兼具东方艺术的温婉细腻与西方绘画的浓烈粗犷。早年中国书画的基础奠定了后来的抽象表达。短短数年间,超脱对具象的束缚,在画面构造出一个更广阔的抽象空间,也使朱德群的抽象自然画深含中国文化的恢宏气度。

朱德群作品的年度成交额于2012年达到峰值,高达4.2亿人民币。2014年,朱德群离世,成交量冲上最高峰值后开始回落,成交额也随之走低。2016年,其个人最贵作品《雪霏霏》以9182万港币成交,却也无力挽回成交额下降的局面。明年将是朱德群百年诞辰,不排除拍卖行会以此为主题,加大其作品的征集力度,或许会推高明年朱德群在拍卖市场中的行情。


6.1.png

朱德群个人最贵拍品:

《雪霏霏》

单屏200×200cm;全幅200×400cm

1990-1999年作,油画

HKD 91,820,000

佳士得香港,2016秋拍


朱德群的作品主要由油画、版画及水彩作品构成,分别占总成交量的49%、28%、20%。而成交额则一边倒的主要由油画贡献,占总成交额的96%。十年间朱德群单件作品平均成交价相对稳中有升,从2010年的123万人民币,到2018、2019年的超500万人民币,增长了逾3倍。


6.2.png



7.jpg

金焕基是韩国抽象艺术的奠基人。1960年年初便移居美国纽约。50年代前,金焕基的作品主要呈现韩国的传统情操,他移居纽约后,便开始用线条和圆点发展他独特的抽象艺术风格。

金焕基在韩国当代艺术中有着至关重要的地位,他也是承上启下连接韩国现代艺术进入当代艺术的桥梁。他的艺术观形成于韩国独立运动时期,终其一生都在孜孜以求富有韩国韵味的抽象绘画。他的绘画创作基于利用西方的绘画技法来表达出东方的、韩国的神韵以及蕴藏在大自然中的诗情画意。

他是韩国单件作品最贵艺术家。自2013年起,金焕基的拍卖市场价值呈稳步上升趋势;即便是2017年其作品成交量开始呈现下滑态势,其总成交额仍在上行。2019金焕基《05-IV-71 #200(宇宙)》在香港秋拍中,以1.02亿港币成交,新个人拍卖纪录同时也刷新了韩国最贵作品纪录。


7.1.png金焕基个人最贵拍品:

《05-IV-71#200(宇宙)》

单屏:254×127cm;全幅:254×254cm

1971年作,油画

HKD 101,955,000

佳士得香港,2019秋拍

金焕基主要作品类型包括油画、水彩与素描,分别占61%与37%。由于油画占比最高,因此其作品的成交价主要集中在100万人民币以上价位拍出,该价位段拍出的数量占总成交量的42%。


7.2.png




8.jpg

白髪一雄是日本具体(Gutai)派的代表艺术家。学生时代时学习的是日本画,毕业之后转为油画。他觉得油画颜料的辉煌色彩及其所表现出的流动的魅力是日本画所使用的矿物质颜料无法比拟的。为了强化油画颜料的流动感,白髪一雄最初尝试用调色刀将颜料涂抹在画布上作画,后来这种方式已经满足不了他的绘画想法,为了更加亲近油画颜料,他更是直接用肢体来支配颜料,这让他感觉更自由。

白髪一雄早期的艺术创作带有行为艺术的形式,后期受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影响创作出独具特色的艺术手法——“足绘”,这种创作行为常常被看作是身体“瞬间生命力对生与死的诀择”。作品《TAKAO》便是其后期标志性足绘作品中的一幅,于2018年巴黎苏富比拍卖会上以873.14万欧元(折合人民币6569.41万元)拍出,是其最贵拍卖作品。


8.1.png

白髪一雄个人最贵拍品:

《TAKAO》

182 x 273 cm

1959年作,油画

8,731,400

巴黎苏富比,2018春拍

白髪一雄的藏家群体遍布海内外各地,其作品在西方市场的销售表现超越亚洲市场,英国、美国、法国三地的总成交额贡献高达59%。其中,法国占比34%,是其最大的销售市场,其次是香港,占比26%。

白髪一雄的市场最高点在2014年。2013年,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举办了展览“具体:灿烂的游乐场”(Gutai: Splendid Playground),备受好评的同时,亦宣告了具体派作为亚洲现代艺术的重要流派,在世界舞台上的重要地位。此后,具体派作品的市场价格直线上升,白髪一雄作为该流派的代表艺术家,作品价格也随之水涨船高。

十年里,白髪一雄成交数量最多的为油画作品,占总数的53%,该类型贡献了97%的成交额。而从价位上看,10万-50万人民币区间的成交数量最多,中间不乏油画作品,随着白髪一雄作品流通数量的减少,该价位区间变得更值得投资。

8.2.png




9.jpg

藤田嗣治是巴黎画派的一员。1913年,藤田嗣治远渡重洋来到了法国,与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们相互融合、砥砺的同时探寻东西方艺术的交汇点。然而随着二战的爆发,法国与日本成为敌对关系,藤田不得不返回日本担任官方战时艺术家,创作了许多战争题材的画作。二战结束之后,对战争厌倦的他渴望自由与和平的创作环境,并于1949年搬到了纽约。在美国,他感受到了艺术的自由气息。

藤田嗣治在法有极高的声誉。他打破了“日本画”和“洋画”的界线,将日本画的笔法与用墨融入油画创作中,之后受到浮世绘的启发,别出心裁将牡蛎壳研磨成粉创造出了近乎无暇的乳白色。在藤田之后创作的一系列裸女作品中,乳白色的运用令人感受到一种足以窒息的美感,他由此在异国他乡声名鹊起,乃至被称为“巴黎的宠儿”。藤田嗣治作品成交数量最多的地区便是法国,占总成交量的55%,其次是日本;而在成交额的贡献上,日本、法国、香港、英国都贡献了不少于15%的总成交额。

藤田嗣治作品市场首次走高是在2016年。2015年11月,由日本导演小栗康平指导的电影《藤田嗣治》上映,随着电影的传播,藤田嗣治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散提升。翌年苏富比春拍场上,藤田嗣治《裸女与猫》收获近4000万港币的高价;同年4月到6月从名古屋到兵库,再到府中的“藤田嗣治回顾展”,让市场注意到这位亚洲现代艺术艺术家。


2018年度是藤田嗣治作品总成交额的最高点。其作《生日飨宴》在近七十年后首次现身于拍卖市场,并以709.63万英镑(折合6453.48万人民币)于英国伦敦拍出。


9.1.png藤田嗣治个人最贵拍品:

《生日飨宴》

76.5 x 101.7 cm

1949年作,油画

£ 7,096,250

邦瀚斯伦敦,2018秋拍

藤田嗣治是TOP10中唯一以中低价位,庞大成交基数跻身榜单前十的艺术家。其94%的拍品低于50万人民币成交,该部分拍品类型以版画及水彩作品为主。


9.2.png




10.jpg

周春芽属正统的科班出身,却受到多元文化的影响。他于1982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系,而后于1986-1989年留学德国,期间受到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影响;回国后,周春芽又受到八大山人、黄宾虹等传统书画的影响,因此,其个人经历与学院派的罗中立等和社会批判的张晓刚等都截然不同,很难将他归入某个群体或画派之中。

他被认为是在中国当代艺术领域中对于色彩有着最佳把握能力的艺术家之一。四十年余的创作生涯中,周春芽进行过很多题材和系列的尝试,根据作品的题材和风格将周春芽市面上的作品分为六类:1986年前及1989至1992年间创作的“藏民肖像”系列;1990年开始一直延续到2004年左右的“石头”系列;从1995年开始的“绿狗”系列;2006年集中创作的雕塑系列;2005年前后开始创作并不断演变至今的“桃花风景”系列;以及2012年开始融会贯通,集中更多传统趣味的“园林”系列。

近十年,周春芽的市场价值开始被发现挖掘。曾经跟随西方的“观念至上”逐渐被更具文化特征、更重表达能力的个人趣味所取代。以往作为少数派的周春芽,却正契合了变化中的审美风向,因此嗅觉灵敏的市场也给出了明显的反馈。然而,由于2015年资本和收藏方向的大范围转移,转向更具国际化倾向的艺术家,使如周春芽这样的中国当代艺术家的市场份额连续出现严重下滑。为了挽回市场信心,2017年周春芽的代表性作品开始被释出,其“石头系列”的标志性作品《中国风景》以人民币4427.5万元的价格刷新了个人拍卖成交纪录,并维持至今。同时,此番动作也确实使周春芽在2018年成交表现大幅度提升。

10.1.png周春芽个人最贵拍品:

《中国风景》

194×130cm

1993年作,油画

RMB 44,275,000

中国嘉德,2017秋拍

周春芽各价位区间的作品成交数量相对平均。成交作品类型包括油画、素描、雕塑等,油画是其成交额最主要的贡献者,占总成交额的96%。


10.2.png

640.jpe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