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德群百年诞辰,关于拍卖这些数字你需要知道


近年来,亚洲现代艺术持续走热,无论是2018年创造三项纪录的赵无极,还是2019年贺报不断的常玉,都直接指向了亚洲现代艺术的价值崛起。2020年恰逢“法兰西三剑客”之一的朱德群百年诞辰,可以预见各家拍卖行将加大对其作品的征集力度,其市场走势势必令人瞩目……


我们以近二十年的拍卖数据为统计基础,观察朱德群过去的市场表现,并列出了以下几组与朱德群作品市场密切相关的数字以供市场参与者参考。


640-53.jpeg



平均单价增长了1400%

过去二十年间,朱德群作品的平均单价增长了1400%。这意味着在2000年以1万元购入的朱德群作品,2019年增至15万元。对比另外两位“法兰西三剑客”,赵无极作品价格二十年里的平均涨幅为863%,吴冠中为1037%,两人的增长率均未超过朱德群。


2018年是朱德群近二十年里油画品类平均价格的最高峰,单件作品的平均成交价约达535.6万人民币,这与二十年间的油画作品平均价格的最低值11.5万人民币(2002年)相比涨了4557%。


其水彩作品的单件平均价格最高峰则是在2013年,为44.7万人民币,与2000年的最低点1.7万人民币,涨幅达2479%;版画作品的单件平均价格最高峰为4.9万人民币(2013年),与有成交纪录的最低点1275人民币(2002年)相比涨了3721%(2000年、2001年及2003年未有成交纪录)。


因此,从投资角度来看,在不考虑成交率这一数据时,朱德群的作品收益是“法兰西三剑客”中最高的。同时,油画回报最为惊人,其次为版画,再是水彩作品。



单件作品平均成交价:
油画363万;水彩34万;版画3万


我们将时间再缩短到拍卖市场风起云涌的近十年。朱德群单件油画作品的平均成交价约为363万人民币;单件水彩作品的平均成交价约为34万人民币;单件版画作品的平均成交价约为3万人民币。

640-2.png
640-3.png

640-4.png


油画占据主导地位:96%的成交额、56%的成交量由油画贡献


朱德群的成交作品主要包含油画、版画与水彩作品。但无论是成交额、亦或是成交量,油画都占据了朱德群作品市场的主要地位。虽然版画与水彩作品的成交数量之和达总成交量的42%,与油画所占56%仅相差6%,但在成交额上的贡献差距却达92%之多。因此毫无疑问的,油画品类的表现主导了朱德群整体市场的涨跌。


2019年每平方尺的油画价格为62.7万人民币

朱德群在2019年秋季的油画单位尺寸价格为548.75人民币/平方厘米,比春季的579.37人民币/平方厘米,下降了5%。这是自2018年春季朱德群单位价格到达最高峰值后的连续第三次下跌。


比较赵无极与吴冠中,两人的油画单位尺幅价格均在朱德群之上。赵无极在2019年每平方厘米的油画价格为2910.33人民币;吴冠中则更高,为4913.11万人民币。是朱德群价格的5至9倍。由此看来,朱德群的价格仍有上涨空间,而2020年恰逢其百年诞辰之际,或许给了价格上涨一个契机点。


2019年油画成交率为77.2%

朱德群作品的成交率并不高。其2019年的油画成交率为77.2%,虽然比2018年(75.6%)有所提升,但也未能突破80%的成交率大关。


相比之下,吴冠中与赵无极的成交率要高出许多。吴冠中在2018年的油画成交率为78.4%,2019年上升至90.3%;赵无极更是两年的成交率均未低于90%,2018年为93.7%,2019年为90.8%。


由此看来,吴冠中与赵无极的作品市场流通性要好于朱德群。虽然朱德群的油画投资回报率相对较高,但同时承担的风险也会更大。

640-5.png
640-6.png
640-7.png

高价作品创作时间集中于
“1959-1969”和“1987-1999”


朱德群拍卖价格TOP10的作品,主要集中于“1959-1969”和“1987-1999”这两个创作时间段。


回顾朱德群的艺术生涯,1958年之后被认为是其首个创作高峰期。朱德群于五十年代进入到抽象艺术领域,正值“巴黎画派”中抽象表现主义开始兴起。


1956年,巴黎市立现代美术馆正在为尼古拉斯·德·斯塔埃尔(Nicolas de Stael)举行回顾展,该展对朱德群造成了极大的震撼和影响,使其从此不再受具象绘画的约束与限制。


1958年,朱德群在巴黎迎来首次个展,并遇到其抽象艺术生涯的首位贵人——勒尚特画廊(Galerie H. Legendre)的艺术总监莫里斯·巴聂(Maurice Panier),代理了朱德群,旋即将他推向国际艺坛。在生活逐步稳定后,其艺术创作也就此迎来一个新的高峰。其早期抽象作品“构图系列”即在此时步入成熟,呈现出强烈而激荡的创作面貌。


朱德群第二个创作高峰是在1980年代。朱德群乘坐火车穿越瑞士阿尔卑斯山时,亲眼目睹窗外的暴风雪,其后他便创作出一系列动人心魄的雪景画作,以反映自然界令人振奋又敬畏的力量。其中就包括TOP10中的两件——《白色森林之二》(1987年作)和《雪霏霏》(1990-1999年作)。诗人兼艺术评论家让-克拉伦斯·兰伯特(Jean-Clarence Lambert)将这一时期的朱德群比作“古希腊最伟大的宇宙梦想家之一”。


640-54.jpeg


最贵作品以9182万港币成交


朱德群的最贵拍卖作品是于2016年佳士得香港秋拍上,以9182万港币拍出的《雪霏霏》,该作曾于2009年秋拍拍出4546万港币,七年时间增值了1倍的价格,若换算成平均年化收益则有14.5%。


640-55.jpeg
朱德群《雪霏霏》
单屏200×200cm;全幅200×400cm

1990-1999年作,油画



52%的成交额,27%的成交量由香港贡献
10%的成交额,31%的成交量由法国贡献


香港是朱德群作品的成交主力市场:朱德群最贵成交作品TOP10,无一例外于香港拍出。同时香港也是其市场的主要贡献者,52%(16.5亿人民币)的成交额源自该地区。


在成交量上,香港却并非第一贡献者,法国以31%(593件)的成交量略超香港,成为销量之冠。然而法国在成交额的贡献上仅占10%,这意味着法国的总成交量很大一部分是由版画和水彩一类的作品所占据。同时,法国又是一个非常重视版画市场的国家,甚至会将版画指数作为艺术品市场入市的参考标准。因此需区别看待不同地域间所显露的特征。而香港从不同纬度来看,均是朱德群作品的主要成交地区。


640-56.jpeg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Arts & Collections Co.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免责申明:艺术市场通讯发布的内容仅供读者参考之用,不构成买卖任何投资工具或者达成任何交易的推荐,亦不构成财务、法律、税务、投资建议、投资咨询意见,观点只来源于受访者的看法,不代表艺术市场通讯的立场。对任何因直接或间接使用本微信涉及的信息内容进行投资等所造成的一切后果或损失,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