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巡礼丨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红色系列巨作外唯一的大尺幅人物画作

2020年7月9日,苏富比将于香港当代夜场带来刘野创作于2008年的巨作《让我留在黑暗里》(Leave Me in the Dark)。该作官方给予的估价为2500-3500万港元。这一估价比肩其个人成交表现前三的作品。在疫情下,苏富比仍然给出如此高的估价,可见拍卖行对于这件作品的充足信心。

艺术家市场前景可期

刘野是2019年度当代艺术市场黑马。他以3.13亿人民币的年总成交额荣登2019年度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排行榜榜首,该总数字是2018年的5倍有余。2019年,刘野上拍作品共52件,成交50件,成交率高达96.2%。其中,16件作品上千万成交,其红色系列巨作之一的《烟》更是以5218.2万港元(约合人民币4732.9万元)的成交价刷新其个人最高拍卖成交纪录。如此亮眼的成绩表现,让苏富比对于即将上拍的刘野巨作更是充满信心。



自2000年以来,超1000万人民币落槌的作品有23件,占其作品总成交量的5%,占总成交额的39%;500万至1000万人民币区间,共有45件拍品成交,占总成交量的10%,总成交额的32%;100万至500万人民币成交的有92件,是其总成交量的20%,占总成交额的24%。


超70%的作品以高于500万人民币的价位成交,可见刘野的作品价值受到藏家认可,是拍卖“票房”的有力保障。



近三年来,油画及现当代板块逆势上涨,其投资前景被看好,而作为该板块明星艺术家的刘野,其作自然成为热门争夺标的。据不完全统计,刘野有25件作品重复上拍,平均年化收益率高达46.44%,投资回报惊人。



除了个人藏家,刘野的作品已被国内众多公共机构认可和收藏,包括上海龙美术馆、香港M+希克收藏、上海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余德耀美术馆等等。而其国际版图也将随着蓝筹画廊卓纳的助力,未来可期。


卓纳画廊于2019年起代理刘野作品,将在纽约、伦敦、香港空间为艺术家举办展览,同时还将通过出版物和国际机构展览促进其学术研究的发展。这意味着其影响力及受众将进一步得到扩大。


为数不多的大尺幅人物巨作

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

2008年作

亚克力 画布

219.7x299.7cm

估价:25,000,000–35,000,000港元


“女孩紧紧裹着灰色大衣,看上去已经长大成人。她拖着一个行李箱,拿着一把雨伞,身后是一片抽象的背景,又似漫天风雪。迫在眉睫的离别愁绪弥漫开来,一声叹息隐约从画布背后传来,与作品标题完美呼应……”

——诗人、艺术评论家朱朱


截止目前,刘野仅创作过四幅划时代大尺幅人物巨作。其中的三幅为同一题材,均创作于千禧年初,被认为是奠定刘野叙事风格、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创作。三件作品中《剑》与《烟》分别于2013年和2019年上拍,以4268万港元(约合人民币3367.5万元)和5218.2万港元(约合人民币4732.9万元)的价格占领刘野个人成交榜单的第一、第二位置;另一件《枪》现藏于享负盛誉的M+博物馆。而本次上拍的作品《让我留在黑暗里》是其首次亮相拍场,该作在艺术家创作之后便一直收于同一私人珍藏,未经转手。


此作品曾展出于多个公共艺术机构的展览中,包括今日美术馆、上海美术馆,以及广东省博物馆。包含该作品的出版物更是遍布海内外,达14本之多,其中包括上海美术馆《快城快客: 第七届上海双年展》展览图录、亚历山大·格瑞姆(Alexandra Grimmer)著《延伸的瞬间与变奏:与刘野的对话》、克里斯多夫·诺埃(Christoph Noe)编《刘野作品全集1991-2015》等。


《让我留在黑暗里》是其2000年末的创作,风格已然与前作截然不同。本作静谧动人、更显神秘深邃。


刘野《烟》

2001-2002年作

亚克力 画布

178×356.5cm

成交价:HKD 52,182,000

2019年秋拍,香港苏富比

刘野《剑》

2001-2002年作

油画及亚克力 画布

180×360cm

成交价:HKD 42,680,000

2013年秋拍,香港苏富比

刘野《枪》

2001-2002年作

油画 画布

180×360cm

从未上拍,现藏于M+博物馆


在《让我留在黑暗里》完成之后,刘野还曾于2009及2010年两度重启同名系列创作,完成了两幅尺寸较小的作品,足见刘野对这一主题的重视和喜爱。


其中,创作于2009年的《让我留在黑暗里(小)》于去年(2019年)秋拍以2052.5万港元的价格成交,该作品的尺寸为80x60cm,几乎仅有本次上拍作品的四分之一。考虑到本次上拍作品是同题材的开山之作,还是三件里唯一一幅大尺幅作品,拍卖行给出2500-3500万港元的估价,相对保守。


《让我留在黑暗里(小)》

2009年作

亚克力 画布

80x60cm

估价:7,000,000 - 9,000,000港元

转型期的标志性作品

本作完成于2000年代末,体现了刘野在人像画方面细微但关键的蜕变。他在九十年代经常画胖乎乎的小孩,千禧年的降临迎来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变化,他笔下出现更多女性角色,而且大多流露情色意味。


直至2000年代末,刘野画作中露骨的性含意逐渐消失。在摒弃情色元素的同时,刘野使自己的美学风格变得更加温柔,他把叙事从作品中抽离,却出人意表地保留了强烈的戏剧氛围,不再是大家熟悉的童话故事,而是写更隽永的诗与短篇小说。


就如本次上拍的《让我留在黑暗里》,诗意却又布满矛盾,予人意犹未尽的体验。其一,艺术家在刻板的几何框架里使用笔直的角度,然而作品却显现出柔软的广阔深度;其二,尽管画面尺幅之大足以让人感觉置身其中,却充盈着让人捉摸不定的无重感;其三,即使画面荒凉疏简,几乎完全没有故事背景, 仍出乎意料地浮现出浓厚的叙事氛围,留有想象余地。


刘野《让我留在黑暗里》(局部)


除了上述改变,此时的刘野对法兰德斯(比利时的北部大区)的静物画有了全新认知,时值“雪景”和“竹子”系列的诞生,因此画面中带有含蓄的几何特色——画面中央的女子大衣呈现的梯形,周围伴随着几乎呈完美长方形的双臂、双腿和行李箱;直线与铺满雪花的地平线互成垂角,只有女子披着头巾的椭圆头部曲线打破规律;精心设计的对称也被优雅偏分的黑色浏海兀然扰乱。


刘野早年创作深受蒙德里安的几何抽象影响,到了2000年代,他进一步内化并同化蒙德里安对视觉理论的重视,对空间进行严格的勾划、分割和区隔。刘野的作品虽然被归类为非抽象艺术,他却运用具象事物的几何外形作为抽象线条和形态,纵横交错地搭建出包含精准平衡和一致性的构图。其作品因而充满难以解释的张力, 在画布四边之内交相角力,达至游走于静止与活动之间的协调与平衡。


虽然本作并未刻意强调具象或几何抽象,但两者的结合浑然一体,再糅合写实主义、后现代挪用和中西艺术的主要技法,炼成这幅散发着隽永诗意的独特佳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