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拍巡礼 | 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黄金时期”之后又一重量级巨作


作为香港苏富比当代夜场图录的封面,大卫·霍克尼(1937-)的《30朵向日葵》(30 Sunflowers)备受瞩目。创作于1996年,本作尺幅恢弘巨大、色彩丰富明艳、构图错综复杂,是霍克尼艺术造诣最为成熟老练时期的作品,代表了其创作道路上重要的分岔口。


下文将从本作的创作背景和历史地位、艺术家近年来的市场表现等角度出发,为读者详细介绍大卫·霍克尼本次即将上拍的巨作。


大卫·霍克尼《30朵向日葵》

1996年作

油画 画布

182.9×182.9cm

香港苏富比·当代夜场 LOT 1118

估价:待询


“大卫·霍克尼的《三十朵向日葵》(1996年)刻画了鲜花的各个阶段,与人类生命有着相似的轨迹,这是最早期令我深感着迷的作品。它的色彩和构图饱含着某种叫人餍足的美丽,堪称画家的视觉盛宴。一切都回归关于理性与感官的讨论。作品在颜色方面的处理,以及浓郁多彩的画面,对我而言均吸引力十足。”

——英国画家、作家莉奈特·亚多姆·博凯

经典题材的回归:与大师的对话

作为英国最具影响力的当代艺术家,凭借着糅合了波普艺术、极简及抽象表现主义的创作,大卫·霍克尼从上世纪60年代起就在国际艺坛上声名鹊起。他最广为人知的创作元素莫过于出现在他“黄金时期”的洒满艳阳的泳池和蛊惑人心的室内人像——同时囊括了这两个元素的《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 Portrait of an Artist (Pool with Two Figures))在2018年以9031万美元(折合人民币6.26亿)成交,使之成为了当时最贵的在世艺术家。


大卫·霍克尼《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1972


在随后的八十到九十年代初,霍克尼开始探索更多的媒介,包含摄影、舞台设计、版画制作和电脑软件绘图等。直到1995年,艺术家转而埋首有关光线的尝试,着力探讨观看的本质。他在各种光线下拍摄自己尚未完成的作品,然后把照片打印出来,通过绘画和摄影进一步润色。


随后1995年芝加哥的莫奈(Claude Monet)回顾展和1996年初展陈在海牙的梅维尔(Johannes Vermeer)作品使霍克尼深受启发,由此艺术家开始重新思考颜色、光线和静物本身。此后,结合霍克尼长期以来对观察的热情以及对画面空间的精彩驾驭,他愈加成熟的技法和此后更显生机勃勃的色彩运用,使得1996年的花卉系列在他的毕生创作里一枝独秀。


花卉静物画是艺术史上最伟大的传统之一,历史上曾有多位大师以此为题材进行创作——现代艺术中,最著名的有如后印象派中塞尚的郁金香、梵高和高更的向日葵。以此为始,艺术家们逐渐摆脱题材本身的限制,通过自身独特的视角以及富有开创性的处理手法,借助客观实体表达主观感受。从这一角度说,同题材的创作意味着创作者将与艺术大师们“同场竞技”,这是对艺术修养的巨大考验。


文森特·梵·高,《两朵剪下的向日葵》(Two Cut Sunflowers),1887

保罗·高更,《向日葵与普维斯·德·夏瓦纳的希望》(Sunflowers with Puvis de Chavannes's Hope),1901


因此,《30朵向日葵》的创作对霍克尼本人而言意义非凡。当时霍克尼已年近六十,艺术造诣及至巅峰,或许当时艺术家觉得自己终于准备就绪,能够通过静物画这一经典门类,直面艺术史上的巨匠先锋。通过对30朵向日葵的刻画,霍克尼不仅从多个视角呈现了向日葵的绚烂明丽,更是在同一幅画面中展现了鲜花从含苞待放到枯萎陨落的生命轨迹,带出了生命转瞬即逝的哲思。


花卉系列寄托了霍克尼对于挚友离世的缅怀。此前,与他关系密切的好友兼赞助人亨利·哥德撒勒(Henry Geldzahler)以及好友吉塔(R.B. Kitaj)的妻子、画家珊卓拉·费雪(Sandra Fisher)的接连过世使得霍克尼开始思考生命的短暂与脆弱。但他并没有长久地陷入消沉,而是通过创作的方式传递出一种珍贵的价值观:即使饱受伤痛和失去的折磨,依然初心不改。反映在《30朵向日葵》上,作品画面虽然散发着无言的哀伤,但仍充满了希望、斗志和旺盛的生命力。


世上难免有些事情令人意志消沉,但我们应带着喜悦的心看待世界。

——大卫·霍克尼

霍克尼市场表现向好,花卉系列有望再创新高

近十年,霍克尼市场长期呈现上升趋势,并在2018年随着《艺术家肖像(泳池及两个人像)》的破纪录成交,市场迎来爆发式增长。2019年,霍克尼的综合市场表现虽然略弱于2018年,但总体稳中向好,市场信心充足。去年,不仅有《亨利•格尔德扎勒与克里斯托弗•斯科特》(Henry Geldzahler and Christopher Scott)和《在露台上》(Sur la Terrasse)两件作品破亿元成交——前者甚至进入了2019年度成交作品TOP10——当年的成交量更是累计达497件 ,年总成交额过7.6亿人民币。



参见《大卫·霍克尼拍卖市场报告》,霍克尼创作媒介多样,其中,对成交量贡献最大的是其版画作品,在2000年至今累计近1万条的交易记录中,版画占比超八成。而霍克尼的绘画作品虽然流通较少,但往往能实现超高价成交,在超千万成交的作品中,绘画的总成交额占比达85%。


如上文所述,大卫·霍克尼曾于1996年创作了花卉系列绘画作品。本系列均使用油彩创作,共有25幅作品,其中有四幅作品曾流入拍卖市场,成交率达100%,且成交价都超过了当时的最低估价。其中,今年香港春拍出现的《30朵向日葵》在2011年纽约富艺斯拍卖中曾以254.65万美金(折合1517万人民币)的价格成交。 从交易记录上看,近年来随着霍克尼知名度的上升,虽然去年成交的《鸢尾花和依云瓶》尺幅更小,但其成交价几乎追平两年前上拍的《黄色花瓶里的向日葵》 。


左起:《鸢尾花和依云瓶》,1996;《黄色花瓶里的向日葵》,1996;《白百合与兰花》,1996


有研究表明,同一个艺术家的全部作品中,价格和尺幅高度相关。因此,作为当年花卉系列尺幅最大的作品之一(另一幅尺幅大小相同的《绿色花瓶里的蝎尾蕉》(Halaconia in Green Vase)为私人收藏),本次香港春拍《30朵向日葵》有望登顶同系列最高成交价。


作为霍克尼花卉系列的代表作品之一,1997年,《30朵向日葵》也曾作为图录封面,出现在对艺术家极为重要的个展“花卉、脸庞与空间(Flowers, Faces and Spaces)”上 ——这是他自1988年泰特回顾展之后在伦敦举行的最大展览。2015年,本作曾展出于伦敦的白教堂美术馆(Whitechapel Gallery),同时被收入展览图录《万物,自然的和非自然的》。


“花卉、脸庞与空间(Flowers, Faces and Spaces)”


展览图录


今年疫情期间,霍克尼以iPad为媒介,创作了名为《记住他们不能取消春天》(Do remember they can't cancel the spring)的画作,意在为这个被病毒肆虐的世界贡献一份力量。作为新系列《春天来了》之一,该画作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广泛的关注,也重新将霍克尼擅长的田园风光主题拉回了大众的视野。


《记住他们不能取消春天》(2020)


象征着夺目光辉和勃勃生机的《30朵向日葵》即将于7月9日苏富比当代夜场上拍,此情此景之下,画作愈显动人绝色、意味深长。